• 2013-07-29轮回 - [梦话]

    旧照。2009.4@Wien

    “不管你有多着急,或者你有多害怕,现在都不能往前冲,冲出去也没用,飞不起来的。现在我们只需要静静地,等风来。”

       
      梦话
     
  • 2013.6@大同/矿区的天比北京还蓝

    糊里糊涂又过了一个月。夏日的时光真是轻薄,呀哈。

    什么时候再去哪里玩一玩呢,嗯?

     

       
      图话
     
  • 2013-05-13直球 - [梦话]

    对于很多严肃的事情,其实打直球是个好办法。
    讨厌现在这个犹豫不定的自己呀。
    从前那些不管成功失败拼命努力的劲头哪里去了?
    到底是什么际遇让勇气消失了呢。

    反省,反省。
    一定要好好努力才行呀!

       
      梦话
     
  • 2013-05-03又是一岁 - [闲话]

    2013.5.1 @Peking
    痛苦总会过去,过不去的,是温情。

    在大巴写东西也三年多了,还有05年开始的记录都存在这里。
    自从有了微博,总是在140字的框框里,碎片太多,很少安下心来写出成篇。
    科技有时候也会成为弊端吧。

    北京这会儿可算暖和起来了,空气里全是夏天的味道,春天的沉闷抑郁宣布结束。
    就是还需要再瘦点,做好穿裙子的准备。
    去年啊,想想也挺漫长的。
    迷茫了好些个日子。不过现在想不明白,总好过三十四十再想不明白来得好。
    能只担心自己的事情,应该还算是好时光。

    一些事情需要努力,我还是过于懒惰了。
    而另一些需要放下。
    顺其自然,我想。来日方长呀。

       
      闲话
     
  • 2013-04-09Hope - [图话]

    2013.4@Shanghai

    绿色的春天的萌芽。
    一切可不可以悄无声息地好起来呢。

       
      图话
     
  • 2013-03-19胡言乱语 - [图话]

    2013.3.16@龙庆峡后山

    1.
    早春料峭。
    和同事去爬了龙庆峡的后山,景区闭门,据说是天干物燥,要封山育林。
    是以为今年的第一次出游。

    2.
    之前网上流行古诗词句对对碰游戏,我最喜欢如下两组:
    “夜深忽梦少年事,惟梦闲人不梦君。”和“千朵万朵压枝低,拣尽寒枝不肯栖。”

    3.
    怎么会无所求?万事都会有所求。
    真正在乎的东西,总是患得患失,予取予求,沉重得很呢。

    4.
    有时候会想,如果没遇见就好了。
    转念却又舍不得。
    所以,能遇见真是太好了。

       
      图话
     
  • 2013-02-25余温 - [梦话]

    不管怎么写,统统都是三纸无驴,最真实的感受总是讲不出。
    不动声色,若无其事,言不由衷。
    自尊太高,又过于执着,舍不得,放不下,辨得再清又怎样,甚至没办法老老实实说句话。
    在无数个迷惘着失眠着的夜晚最想说的话。

    现在回头看,最常想起的是去年夏天某日傍晚。
    夕阳里那温暖的笑意,就这么旷日持久地生了根。

    这一点点残留的余温呀。

    “是,我全明白。”
    “可是,想见你呐。”

       
      梦话
     
  • 2013-02-14又一年 - [图话]

    Chinese New Year@home

    长春的室外温度低到零下三十,冷得叫人不得不服气。

    我老老实实地穿起三条毛裤和四件毛衣,四肢僵硬地在冰面上艰难跋涉。
    天呐,小时候是怎样度过这难捱日子的呢。

    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吧,许多事情纷涌而来。
    长辈在耳边不停唠唠叨叨,心里难免犯堵,可是终究也是自己有错。
    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希望自己这一年可以顺利起来,希望家人都可以健康平安,这样就好。

    所以,新的一年也一定要平安喜乐啊。

       
      图话
     
  • 2013-01-26俄耳浦斯 - [梦话]

    世上多少阴差阳错的事儿呢。
    可做决定的还是自己吧。
    最重要的是过不过得了自己这一关啊。

    喂,俄耳浦斯,你说回头是不是真的会变成石头呢。

       
      梦话
     
  • 2012-12-15 - [图话]

     

    去年此时。2011.12@望京公园

    没有谁能停留在时光里。

       
      图话
     
  • 2012-12-06十二月 - [闲话]

    感觉七月之后的日子都是以光速在过。
    眨一眨眼,已经要从柜子底下翻出羽绒服和厚围巾来御寒,气温跌到零下,雪也零星下了几回。
    冬天有两件事煞是头疼。
    黑色尼料大衣总会沾满噩梦般的白毛。
    以及,因为能动性随着气温的降低跌到了负值,自然阻挡不住不停增长的赘肉。
    实在没办法在寒风中跋涉一刻钟去健身房和泳池,肥还不是咎由自取。

    上个月在微博偶尔和昀姐聊了几句,想起高中时候不停读书写字的状态,上进的一塌糊涂。
    就文化知识水平而言,高三一定是人生的巅峰值了吧。
    仔细想想,我并没有追求少年时候的梦想,会不会很遗憾呢?

    继“不管搬到哪里永远在装修的邻居”后,又出现了“特别喜欢在深夜吵架摔东西的邻居”。
    同层楼一侧住着两位先生,另一侧住着老中青一家三代,走廊里偶尔相遇,都友好善良其乐融融,猜不出究竟谁家在闹。
    倒是从前也算是脾气不太好的我,差不多有两年没怎么生气,转性还是成长,也许仅仅是因为不觉得有生气的事情和值得生气的对象罢了。

    有一种感觉,今年内相识以及相熟的人们,会成为我生命中重要的人。
    这样值得纪念的一年,几年才写一次的岁末总结酝酿中。

       
      闲话
     
  • 2012-10-28时间机器 - [图话]

    旧照。2008.12@Aachen

    “在你最幸福的时候,要注意周围是否有沧桑但满脸笑容的老妇。”
    “也许那是未来的你,搭乘时间机器,来重温美好一刻。”

    天,我真讨厌失眠,失眠让人软弱。
    又可能是秋天让人软弱。

    冬天快些来,我想穿的像只熊一样去什刹海滑冰。
    享受寒冷带来的快乐。

       
      图话
     
  • 2012-10-17从何说起 - [闲话]

    北京今年的秋天来得特别早。

    下班走出大厦的时候,伴着雨后的阵阵凉意可以看见霞光在央视新址大楼上映出的橘色,揉碎在深浅不一的蓝色背景里,铺陈出某种万分美妙的意境。
    多么美好的日落时分呀,这样的景象总能勾起最多的回忆。
    会想起在波鸿时,顶着傍晚的寒风中去超市采购食材,两三欧就能买到的可口佳酿。
    或是广院下课后五点准时放送的广播台,匆忙跑在去48教占座的路上,手里的奶茶险些就洒出来。
    这些记忆中的画面在工作了一日迷糊混沌的脑海中突然倾泻而出,时时杀人个措手不及。
    “啊,原来曾经发生过那样的事情呀。”
    从前究竟是多么多么遥远而不可触摸的存在呢。

    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该从去年春天申请失败说起么,还是接连下来的感情闹剧和工作的不如意,几番搬家,失恋,被房东骗。
    此间种种,真可谓不堪回首,千头万绪。
    当然我知道,依靠自己才是惟一的出路,任何决定都没有回头的余地,再害怕就算闭上眼睛也得向前。
    不会后悔该让喜欢的人知道自己的心情,也有足够意志去维持自尊,在短暂的温暖后仍能够站起来说走就走。

    但也不知怎地,渐渐就成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什么也说不出口。
    各种话语在脑子里百转千回,最终也只得一句,欸,时间过得真快啊。

    是呀你看,时光,真快。

       
      闲话
     
  • 太苦了。苦的什么也说不出,开口就只剩俏皮话了。
    你看,这样的我,是不是看起来会开心一点呢。

    最近二缺的特别厉害,精神涣散,时常走神。
    对,我就是会被过去和未来困扰的可能连今天都没办法好好过下去的那种人。
    手机钱包钥匙轮番忘带,买东西付过帐把东西丢在款台。
    打碎一切瓶瓶罐罐,说错话打错文件看错时间。
    真可谓乱七八糟,稀里糊涂。

    该做的事请列张表准能排到南天门去,还有好多问题要一一克服。
    翻翻手机通讯录,到底也没有谁值得,能够,应该去倾听诉苦。

    有些事是命,我本想说我偏不认,可是管什么用呢?

    是什么让我没有在此刻彻底泄气?
    因为我想到将来的日子只会更糟更苦啊。

       
      气话
     
  • 2012-07-28Timing - [图话]

    旧照。2008.10@北京-杜塞的飞机上

    删了改,改了删。
    还是等想好了再说吧。

       
      图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