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客式微,大家都整日泡在朋友圈唠唠叨叨,发些没营养的心灵鸡汤。
    去了哪里玩,和谁谈恋爱,迫不及待地晒出来。
    说快看,我过得多好,多开心。
    知识全是碎片,看书的人越来越少,充其量就刷刷知乎。知乎鱼龙混杂,一个写道“哲学不是科学”的答案还能排名第一。

    全乱了套了。
    太庆幸早生了几年,不然以我这低下的自律能力,如果中学时候处在这样的年代,一定会疯玩到连大学都考不上,成为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大笨蛋。即便这样,最近也还是和所有人一样染上了手机上瘾症。
    一边自责,一边继续。

    有时候想,做个老派的人应该也挺好。
    空闲下来,坐在秋日的公园里读读书,在海边散散步。
    而爱情是庄重的承诺,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夜幕来临之后,可以在枕边给爱人读读普希金。

    这可真是不切实际,虚无缥缈的梦啊。

       
      梦话
     
  • 2013-07-29轮回 - [梦话]

    旧照。2009.4@Wien

    “不管你有多着急,或者你有多害怕,现在都不能往前冲,冲出去也没用,飞不起来的。现在我们只需要静静地,等风来。”

       
      梦话
     
  • 2013-05-13直球 - [梦话]

    对于很多严肃的事情,其实打直球是个好办法。
    讨厌现在这个犹豫不定的自己呀。
    从前那些不管成功失败拼命努力的劲头哪里去了?
    到底是什么际遇让勇气消失了呢。

    反省,反省。
    一定要好好努力才行呀!

       
      梦话
     
  • 2013-02-25余温 - [梦话]

    不管怎么写,统统都是三纸无驴,最真实的感受总是讲不出。
    不动声色,若无其事,言不由衷。
    自尊太高,又过于执着,舍不得,放不下,辨得再清又怎样,甚至没办法老老实实说句话。
    在无数个迷惘着失眠着的夜晚最想说的话。

    现在回头看,最常想起的是去年夏天某日傍晚。
    夕阳里那温暖的笑意,就这么旷日持久地生了根。

    这一点点残留的余温呀。

    “是,我全明白。”
    “可是,想见你呐。”

       
      梦话
     
  • 2013-01-26俄耳浦斯 - [梦话]

    世上多少阴差阳错的事儿呢。
    可做决定的还是自己吧。
    最重要的是过不过得了自己这一关啊。

    喂,俄耳浦斯,你说回头是不是真的会变成石头呢。

       
      梦话
     
  • 2011-10-28这大半年 - [梦话]

    一日我心血来潮,整理03年开始的博客备份。看到很多从前的心事,颇为有意思。
    而少女本来就是特别的生物,时而没来由地高兴,时而又没来由地忧愁。
    对于世间多数事物,总是好奇并且怀有探究的敬畏之心。那时真是好。

    转眼间,我换了这份新工作已有大半年,感情纠葛也断断续续拉拉扯扯。
    工作竟然还能做得下去,没有萌生辞职的念头。
    生活中总有不如意。
    虽然还是觉得一些事可气可笑,常常在心里默念人家祖宗,可也学会了缄默,闭上眼睛不去看,这真是成长。

    而一段感情走到尽头的原因却太多。
    一早就有朋友家人轮番上阵劝分手,彼时我还甚是不甘。
    可终究竟有这样的一天。
    当你同他的一切,好与坏,对与错,都可以摆在台面上同他人论辩,那这颓败之势也不言自明了吧。

    走到了这般无法回头的地步,那也没有什么话可再说了。

    我在珠江合租的三个师妹,个个都无敌青春靓丽。
    其中一个与我作同事,聪明可爱,看着都觉得开心。生活又独立自主,头脑清醒,真是好姑娘。
    我在心里悄悄觉得她在恋爱,因她时时笑,眼睛晶晶亮,手机铃声叮当不绝于耳。
    几周前还拉着我的手为另一段感情流泪,此刻又重新出征。
    我真爱这样的性格。跌倒了?那还请速速爬起来才是呀。

       
      梦话
     
  • 2010-11-0411月的秋风 - [梦话]

    生活总是马不停蹄地催着我们前行。

    太多的细节没有赘述的必要。
    人海茫茫。很快我就要被彻底淹没。

    我到底有没有有走错路?
    我到底有没有诚实地面对自己?

    慢慢累积的细小情绪,早晚有一天会汹涌凛冽地喷涌而出。
    不知怎地,我甚至是在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梦话
     
  • 照片在移动硬盘里,硬盘在箱子里。放张旧图吧。

    怀念波鸿的夏天。夜色中微微的凉。淅沥的雨落在教堂前的草坪上。
    旧时光呼啸而去,我却抓不住她的衣袖。

    谢谢Ben。他说你们随时可以回来,回来杜塞的家里。
    谢谢你,这让我觉得那些美好的旧时光都曾经真实而愉快地存在过。
    一回头就望得见的,朋友,家人,即使在遥远的地球的另一段,我们仍然惦记着彼此。

    没有任何懈怠的理由,对吧。
    要吃得了苦,顶得住流言,扛得住压力。
    亲爱的,终有一天,我们会过上我们想要的生活。

    p.s. 恭喜男巫捧得格莱美。我们将永远爱你。

       
      梦话
     
  • 2009-11-17麦兜说 - [梦话]

    麦兜说,大难不死,必有锅粥。

    做学生总也是好的,尤其是大学生。念念书,做做功课,参加参加活动。被鼓励着犯些错误,大人们说了,吃一堑长一智嘛。心情好了就多用些功,若是遇着不顺心的事情大可以躲在宿舍,翘了课。

    真工作起来,一个心眼儿简直不够用,小心翼翼地说话,做事,一个脑子要分好几瓣儿使,想着手里的活儿想着偷懒想着早点下班回家,两个眼睛也得睁大,盯住电脑盯住老板盯住同事盯住身边一切的是是非非。

    身旁的人由同学变了同事。再没有谁和你分食着一碗麻辣烫一袋鸭脖,听了有趣的话大家笑成一团其乐融融。

    让人觉得悲哀起来。

     

    长大了之后再看麦兜,别是一番滋味。

     

    麦兜说,我忽然明白,原来有些东西,没有就是没有,不行就是不行,没有鱼丸,没有粗面,没去马尔代夫,没有奖牌,没有张保仔的宝藏,张保仔也没吃过那包子。

    他说原来愚蠢并不那么可笑,愚蠢会失败,失望并不那么好笑,胖并不一定好笑,胖不一定有力,有力气也不一定行,拿着包子,我忽然想到,长大了,到我该面对这硬绷绷,未必可以做梦、未必那么好笑的世界的时候,我会怎样呢。

     

    我们都只是和麦兜一样的平凡人,不聪明不厉害但是还有一副好心肠,渴望着这世界也能一直如想象中美好,傻傻地坚持,默默地努力。
    我们都得去面对这个对我们来说不够温暖不够友好的社会,接受无论是逆境还是顺境都不是我们所能够选择的。

    我们都必须要知道,世界本来没什么公平可言,好人不一定有好报。就好比世界末日来临,我们既不是美国总统的家眷,也拿不出十亿欧元给自己和家人购买诺亚方舟的救命船票。
    我们都要懂得坚持之道,胼手胝足地去努力,即使落败,来不及灰心失落,就得接着不遗余力赶向前方。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自己可以是麦唛,家境殷实生活优渥,父母疼爱友人关怀,活在自己单纯美好的小世界里。

    可大多数时候我是麦兜,我知道我必须要工作,要挣钱攒钱,面对压力要撑住,面对机会要勇往直前不假思索。

    麦兜要去马尔代夫。我要去德国。

     

    这时代人心彷徨,生活浮躁,庆幸我还剩一班好友,一个个都像我一样,勤勤恳恳,笨笨拙拙,虽然各有各的难处还保有属于自己的梦想。

    11月份过半,圣诞节已经遥遥地跟我们招手了。希望这班麦兜类小朋友们,无论是求学深造,出国留学,实践工作,都能有所收获。在圣诞节来临之前,有一份好心情,起码在那个传说中的平安夜,可以许下一个愿望。


    我希望你们大家都好好的。

       
      梦话
     
  • 2009-10-25现状 - [梦话]

    其实我是个很安于现状的人。
    如果这个情况连我都不能接受,那就是真的不能接受了。

    但是如果打算之后再出国呢。也许出去了不回来了呢。
    未来本来就变数很大。
    又叫人如何取舍啊。

    不管怎样。找到了这份工作,也算是值得高兴的。
    哪怕仅仅是为了钱而工作。

    10月26日。我的第一阶段初步胜利。

       
      梦话
     
  • 我能决定自己的未来。
    勇敢的女孩不说后悔。
    再见保研。

    国庆假期就要开始。大概有几天不能上网。
    这几天在看周立波的海派清口。
    上海话,苏州话都不好学啊。
    不过听个乐也是好的。

    自己要给自己压力。
    不能放弃。
    我相信,总会找到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
    大家都一起来加油吧。

       
      梦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