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3-01洗碗工 - [闲话]

    好久没来大巴写了,这一个多月休假窝在家里,心情很复杂。
    一方面舍不得父母渐老,还要照顾上一代老人,实在辛苦。
    我又还没强大到可以赚钱养家。
    另一方面,被他们管制到搓火,东北人都像吃了火药,关心话说出口也是个骂人的调调。
    按耐不住,想要早点离家。
    唉,家事真是难调理,根本就没有两全的办法。

    不过也有平和的时候。
    晚饭过后,父母休息,而我收拾洗碗。
    听着电视里传来国产剧熟悉的声音,三口人一起吃点水果唠唠家常。
    万分安宁而惬意。

       
      闲话
     
  • 2014-09-19 - [闲话]

    从北京飞到维也纳,又从维也纳飞到了哈法。我带着无限好奇,横跨大半个地球来到了加国。
    开学两周有余,心里只有一个感受,能有机会在北美求学的人,是真正意义上的天之骄子。

    回想自己这几年的生活,拖着个大行李箱子东奔西跑,漂泊不定。
    但经历的故事和交往的朋友真是太精彩,千金不换。
    这样想着,是不是又多出些许勇气来了呢?:)

     

       
      闲话
     
  • 2014-03-24维也纳这座城 - [闲话]

    仔细算算,过来也三个月有余了。
    和旅行的时候不同,真正住下来,反而没心思去探索博物馆和名胜古迹了。
    这城市到处都是历史,却只能不知不觉地路过。有点无知的悲哀感呢。

    奥地利的春天来得比德国早很多。
    三月过半,春天的暖风熏人醉,迎春花的金黄色让人莫名心痒。
    宿舍附近就是维也纳最大的游乐场Prater,里面有座百年历史的摩天轮,天际线也因此变得生动。
    再往远走走,是成片的草坪和树林,有极适合慢跑的林荫道。虽然此刻树叶才刚萌芽,但已经能想象得到夏季郁郁葱葱的美好了。
    这真是浪漫的一座城,让人心动的一座城呀。

    但更多的时候还是窝在家里,写作业以及做很多没用的事情。
    我啊,真是浪费时间的一把好手呢。

       
      闲话
     
  • 2014-01-02Prosit 2014! - [闲话]

    感觉都没什么人来大巴了。有些伤感。
    在议会广场门前看了小型的烟花,2014就这样来到。

    时光本来就有翅膀吧。

    过去的一年好像略微有了起色,自己也总算打起精神来做了些努力。
    来年要更加努力一些,加油吧。

    愿家人和朋友都身体健康,万事顺意。 :)

       
      闲话
     
  • 2013-11-04懒惰的恶果 - [闲话]

    懒惰是一种极其丑陋与不堪的状态。
    然而更不堪的事情却又更多。长到这个岁数,渐渐发觉自己的一无是处。
    知乎上有人这样提问:同样是二十五六岁的年纪,为什么有人结婚生子步入正轨,而有的人却茫然找不到方向?
    我想,也许只是追求不同罢了。有人喜欢家庭温暖安逸,有人则青睐征途是星辰大海。
    人生没法比较,即使冲到终点也没有奖品,说不定晚到那个人才是胜者呢。

    签证迟迟不下,我束手无策,唯有苦等。
    而键盘的C键有毛病,每次打字都要来回切换,当真痛苦至极。

     

       
      闲话
     
  • 2013-05-03又是一岁 - [闲话]

    2013.5.1 @Peking
    痛苦总会过去,过不去的,是温情。

    在大巴写东西也三年多了,还有05年开始的记录都存在这里。
    自从有了微博,总是在140字的框框里,碎片太多,很少安下心来写出成篇。
    科技有时候也会成为弊端吧。

    北京这会儿可算暖和起来了,空气里全是夏天的味道,春天的沉闷抑郁宣布结束。
    就是还需要再瘦点,做好穿裙子的准备。
    去年啊,想想也挺漫长的。
    迷茫了好些个日子。不过现在想不明白,总好过三十四十再想不明白来得好。
    能只担心自己的事情,应该还算是好时光。

    一些事情需要努力,我还是过于懒惰了。
    而另一些需要放下。
    顺其自然,我想。来日方长呀。

       
      闲话
     
  • 2012-12-06十二月 - [闲话]

    感觉七月之后的日子都是以光速在过。
    眨一眨眼,已经要从柜子底下翻出羽绒服和厚围巾来御寒,气温跌到零下,雪也零星下了几回。
    冬天有两件事煞是头疼。
    黑色尼料大衣总会沾满噩梦般的白毛。
    以及,因为能动性随着气温的降低跌到了负值,自然阻挡不住不停增长的赘肉。
    实在没办法在寒风中跋涉一刻钟去健身房和泳池,肥还不是咎由自取。

    上个月在微博偶尔和昀姐聊了几句,想起高中时候不停读书写字的状态,上进的一塌糊涂。
    就文化知识水平而言,高三一定是人生的巅峰值了吧。
    仔细想想,我并没有追求少年时候的梦想,会不会很遗憾呢?

    继“不管搬到哪里永远在装修的邻居”后,又出现了“特别喜欢在深夜吵架摔东西的邻居”。
    同层楼一侧住着两位先生,另一侧住着老中青一家三代,走廊里偶尔相遇,都友好善良其乐融融,猜不出究竟谁家在闹。
    倒是从前也算是脾气不太好的我,差不多有两年没怎么生气,转性还是成长,也许仅仅是因为不觉得有生气的事情和值得生气的对象罢了。

    有一种感觉,今年内相识以及相熟的人们,会成为我生命中重要的人。
    这样值得纪念的一年,几年才写一次的岁末总结酝酿中。

       
      闲话
     
  • 2012-10-17从何说起 - [闲话]

    北京今年的秋天来得特别早。

    下班走出大厦的时候,伴着雨后的阵阵凉意可以看见霞光在央视新址大楼上映出的橘色,揉碎在深浅不一的蓝色背景里,铺陈出某种万分美妙的意境。
    多么美好的日落时分呀,这样的景象总能勾起最多的回忆。
    会想起在波鸿时,顶着傍晚的寒风中去超市采购食材,两三欧就能买到的可口佳酿。
    或是广院下课后五点准时放送的广播台,匆忙跑在去48教占座的路上,手里的奶茶险些就洒出来。
    这些记忆中的画面在工作了一日迷糊混沌的脑海中突然倾泻而出,时时杀人个措手不及。
    “啊,原来曾经发生过那样的事情呀。”
    从前究竟是多么多么遥远而不可触摸的存在呢。

    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该从去年春天申请失败说起么,还是接连下来的感情闹剧和工作的不如意,几番搬家,失恋,被房东骗。
    此间种种,真可谓不堪回首,千头万绪。
    当然我知道,依靠自己才是惟一的出路,任何决定都没有回头的余地,再害怕就算闭上眼睛也得向前。
    不会后悔该让喜欢的人知道自己的心情,也有足够意志去维持自尊,在短暂的温暖后仍能够站起来说走就走。

    但也不知怎地,渐渐就成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什么也说不出口。
    各种话语在脑子里百转千回,最终也只得一句,欸,时间过得真快啊。

    是呀你看,时光,真快。

       
      闲话
     
  • 2012-04-28这一年的生日 - [闲话]

    生日之前,曾经正正经经地考虑该许个什么愿望才好。
    求什么呢?求速速致富?求永葆青春?求天赐缘分?
    啊,缘分,也许缘分的确难得。
    按说人是万物之灵,总该多多少少有点灵感。
    可惜我得不到一点提示,什么灵感也无。

    一年一年时间很快。
    没人能够永远十八岁,但总有人是十八岁。
    去年这一岁,太坎坷,实在是对我的考验,多不易。
    还好现在已经能正视走过的路,遇到的困难坎坷,都觉得是对成长的帮助。

    不过后来种种机缘巧合,工作繁忙,根本没机会好好地买个蛋糕,点亮生日的蜡烛。
    我想这是上天在说,瞧,一切愿望还得自己踏实努力想办法实现,切勿指望他人。
    神?神怕是也会疏忽打瞌睡呢。

    那么,目前惟一能够认真去做的一件事,只剩下诚心诚意地待自己了。
    请你,请这一岁的自己,务必好好坚持。

    五月初补。

       
      闲话
     
  • 2012-04-01三月补记 - [闲话]

    闲下来想起这个已经无足轻重的博客时,大巴却总打不开。
    老是错过,哈,谁的错。

    工作很忙,每天八九个小时对牢电脑,实在不健康。
    等到远望视线变得模糊时,才发觉,果然近视又加重了。
    早都放弃了记账的念头,该花的就花,花掉了拉倒,根本也不要去想。
    看到物价飞涨的新闻,就置若罔闻,反正苦恼也没有办法。
    我对物质其实没有依赖,只是有的时候,人无可恋,惟有拜物了。

    觉得时间过的更快。
    同级的同学也有结婚生子,算算也不过就是这几年的事。

    中旬时候,和朋友回了趟军训的斋堂,故地重游,几个人激动得又蹦又跳。
    我想起,那个时候和宿舍姑娘们擦了很厚的防晒油去小卖部买雪糕吃。
    他们在想些什么呢?是哪个娇俏可爱的姑娘呢?

    返程时遇见大雾,晚上则是北京冬天末尾最大的一场雪。
    转天清晨,一行人前往潭柘寺,阳光在盘山路旁的树挂上晶莹地折射。
    花一样拂过的落雪,天上是蓝与白淡淡的交错。

    非常非常难以忘怀的美。
    我觉得——这里要用个很矫情的词——幸福。

    会记得的。

    最近想要的东西是艾派得。
    最近想做的事情是旅游和重新写小说。

       
      闲话
     
  • 2011-07-20选择 - [闲话]

    有没有觉得,越是对着熟悉的人,越是无法倾诉衷肠?

    五六月份实在折腾得有些厉害。
    好的坏的成的败的事情诸多,复杂纠缠多变伤心烦躁不想过多赘述。

    不过最终入住的新房子,还是值得。
    斜对主楼,低头就是梆子井。
    可以蹭蹭食堂,望望学校,可惜学弟个个gay范儿,没有什么可赏。

    不论做了什么选择,都是自己的选择。
    左右都是自己一个人,扛不过也得扛得过。

    这世间,百无一用是后悔。

       
      闲话
     
  • 2011-01-13眼泪 - [闲话]

    生活,生活,会快乐也会寂寞。
    生活,生活,明天我们好好地过。
    ——张悬《儿歌》

    一.
    刚来大学之初,按照规定,所有新生都要被丢到山沟沟里面军训上个二十天。
    那段日子还真是特别难忘的苦兮兮。

    之前从前辈那里问到不少经验,寝室几个姐妹合伙买了成堆的战备食品。
    半人还高的行李编织袋子装了个满满当当,两个人都抬不动,走到楼门口还是老师搭把手帮忙才勉强搬动。(后来知道其实是团委的刘**)——想着,这样总应该够了吧?
    结果军训还没到一半的日程就全部吃光,彻底弹尽粮绝。
    不仅没的吃,没的玩,澡也没的洗,连给手机充电都要想尽办法。
    教官们一个个都是魔鬼面孔,叫我们不许说话不许笑不许动,苦死人才肯罢休。
    每天累到浑身酸痛。女生们面色黝黑,晒得蜕皮。
    最害怕听到起床号的声音,心里满是绝望。 


    那里只有夜晚的星星最美,特别多,特别亮。
    近乎于黑色般深蓝的夜空中布满了微小的亮光,温柔温柔地闪烁着,让人看得入迷。
    对,那时候,我还老是哼着小可的那首拿手歌曲《屋顶》。

    还有还有,史纬翻山越岭跑到镇上搞来的那只烧鸡。
    现在我还能想起那时的情景,姑娘们狼吞虎咽的样儿就不说了吧。
    那个时候,嗯,我想大家心里应该都是是感激的。

    临走的清晨,天蒙蒙亮。告别,上车,早就有些女生开始止不住地哭。
    当大巴慢慢开出军训基地大门的时候,我望向车窗外,平日里严厉的诸位教官兵哥哥们,整齐地站在门口使劲儿地冲我们的车子招手。
    一辆辆车子鱼贯而出,分不清哪辆里面坐了谁,可他们还在不停地挥手,一下又一下。
    我真有点说不出的难过,几滴泪水在眼眶里转了一转。
    坐在我身边的洞动看见了,豪气地说,不要难过了。然后分了她mp3的一只耳机给我。
    Dido的歌曲缓缓流出,天色一点一点亮起,我靠在她的肩膀上,慢慢睡着了。

    二.
    去年六月份,大学的四年算是正式走到了终点。
    匆忙凑合的毕业论文,几经折腾,总算是通过了。
    毕业生们都忙着在校园里到处合影留念。
    夏日的阳光很好,绿色的草坪和黑色的学士服搭配在一起格外的耀眼看好。
    然后是毕业典礼。所有人排成排,轮着一个个上台去拿校领导颁发的毕业证,鞠躬,像模像样的谢幕仪式。

    最后一次见到晓晓就是那天。
    在学院门口拍毕业照的时候,她笑盈盈地和我妈妈说,我就要去香港念书了。
    我可以想象,那时的笑容,应该就和四年里面每一次的笑容一样。

    最后一次见到希茜也应该是那天。
    学校规定,当天所有人要搬出宿舍。
    房间很快就被大家收拾一空。空空的衣柜,空空的床,就和我们刚来时候一样。
    希茜坐在靠窗自己的床上,摆弄着新买的手机,午后的阳光洒在窗前和她淡色的头发上。
    我着急回去新租的房子办手续,匆匆说了一句我走了。
    她抬头冲我笑笑,说,好。隔天,她乘了一早的火车回家。
    我们没说再见,我想我们都太怕离别。

    后来,班里也搞了一次毕业旅行,地点选在离北京最近的北戴河。
    夜里玩累了,就搬了椅子跑到沙滩上烧起篝火,听海看月亮。
    我记得阚晓喝醉了吧。昕煜在itouch上仔细画了那一晚的明亮月光。还有几个男生一直守到日出天亮。

    晚上回家之后,我独自哭了一会儿,就很短一小会儿。
    然后想起大学报到的那天早上,我在领军训服的地方狠狠摔了一跤,就又笑了。

    三.
    我觉得工作和学习最大的区别在于,你总也不能想不去就不去。
    翘课实在是一项至高无上的权利。
    忙忙碌碌过了半年,回头想想,简直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每个人都忙,莫名其妙地在忙些什么呢?

    入冬之后,上班就变成一件披星戴月的苦差事。
    学生时代,真像一场美丽的梦。
    偶尔我想,会不会我一觉醒来,还在36号楼333那张狭窄的小床上?

    有一天,我和沈约好了去华星看通宵场,顺便和小顾聚餐。
    上一次见面还是半年前,那时候大家还短衣短袖,觉得天热燥人。

    我俩在华星门口等了他一会儿。冬天夜寒,华星门口却很热闹。
    我们一边逛着小商小贩的地摊,一边聊天,呼出一团一团的白气。
    蓦然见到小顾的时候,他的脸又陌生又熟悉。那一刻,我突然很想哭。

    我想起远方的玉姐,更远的常总老姜,还有更更远在天边的健玮。
    想起我们一块儿瞎晃悠,一块儿K歌吃饭喝酒刷夜八卦扯淡吹牛逼,想起昔日年轻的无忧无虑,想到也许我们的重聚会遥遥无期。
    然后我就哭了。
    但是天太黑了,小顾和书记正聊的热火朝天不亦乐乎,他们俩,谁也没看见。

     

       
      闲话
     
  • 2011-01-012011,你好 - [闲话]

    2010年,你过的好么?

    我开始越来越多地经历这样的时刻,千言万语堵在心口。
    无数的感受涌动着叫嚣着,却无法找到一个明确的出口。
    那么多话想说,究竟该从何说起呢。

    只记得,二零一零年六月是最快乐的夏天。
    和朋友围坐一团喝啤酒吃烧烤看世界杯,聊聊大学这四年的趣闻,说说各自未来的梦想,也调侃彼此当年的糗事。
    爱在西街上四处闲逛,小店里有五彩斑斓的裙子,冷气厅里响彻着台球碰撞的声音。
    可以摆着师哥师姐的谱子,在广院里到处没羞没臊地出丑,在草地上打滚,扔学士帽,抱着大红的毕业证书肆无忌惮地拍照。
    夏夜的风轻轻吹着,遥远的星空下,淡淡的笑声和蝉鸣微微笼罩在身边。
    会让人想就那么融化在那片场景里。
    这最快乐,也最悲伤,最最难忘的夏天。

    年初的事情——好像已经淡忘。
    夏天过后——好像就已然年底。
    太多的事情我想要就此忘记。
    忘了那些艰辛和痛苦,忘了那些离别和伤心,忘了经历过的所有不如意。
    可总归无法忘记这一切。

    2010年,虽然我过的不好,但这注定是我人生中举足轻重,意义重大的一年。
    2010年,发生了太多,我也学会了太多。

    就是这样的一年,复杂到我已经无法找到一个明确的形容词。
    也许这就是生活的本来面目。 它不分喜悲,好坏皆有,大多数人只能面对,无从选择。
    无论它带给我们什么,我们都要心存感激。

    我想,我比大多数人幸运。

    新的一年,还要继续奋战在北京。
    但我会努力改善自己的境况,换工作,多读书,好好努力,规律作息。
    我希望我的心不要那么快就老去。

    2011年,你好。
    祝我最亲爱的朋友们,新的一年,平安,喜乐。

       
      闲话
     
  • 2010-10-27九月补记 - [闲话]



    2010.09 @Beijing 这只小猫叫卷卷。

    北京天气常是这般变化多端的。 
    转眼一场雨,便似了深秋。
    地铁依旧拥挤。我依旧无来由地便加班至八九点,这样也是好,惟有此时能有个座位,可以摇着晃着看疲倦的人来人往。 
    唉。北京的交通,真是心病。 

    路过广院是总免不了多看两眼,偶尔回忆自己这几年的悠闲时光。 
    也回去过几次,都是为了帮沈办他落户口的手续。
    我老是开玩笑,这户口要是真能换了现钱倒好! 
    其实,他自己也不甚在乎,我们的生活里还有太多不定的因素。 

    有一次我忘记带钥匙,沈去了培训,最后腆着脸跑去小燕家住。 
    她租个大开间,睡榻榻米,养一只猫取名叫卷卷。每天打扫,窗明几净。 
    她老公也出差,正好做个伴。 
    俩姑娘凑在一起,一边逗猫,一边八卦,八完国内八国外,不亦乐乎。 
    我们都曾经爱过北京,可是却都悲戚戚地发现,北京不爱我们。
    北京爱的人们钱包里金银满溢,北京爱的人们车轮滚滚,步履匆匆。 
    而我们,不过只想能有一隅栖身之所,清净地过自己的日子。 
    用不了多久,一年,或者两年,小燕会回到青岛,落户安家,相夫教子。 
    可我还不知道我将去往什么样的地方。 

    最近在读朱天心。她是那么有才,年轻的照片上,眼睛里水亮亮全是光芒。 
    “眨眨眼睛,我觉得累了。西门町是一片Lobo的歌声,但我也曾听过一片蝉鸣声;中华路上是一片车子的废气,但是我也曾经嗅到过橘红玫瑰的香甜。但是又怎么样呢,青春有时是一件累人的事情。” 
    生活本身,就是一件累人的事情啊。 

    2010年9月25日 地铁八通线 补记
       
      闲话
     
  • 2010-09-02二零一零 九月 - [闲话]

    2009.08 @Duesseldorf 

    有很多话想说,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总是欲言又止。
    即使有心一诉衷肠,也是磕磕绊绊,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有太多的话想说。

    九月,又是一年开学时。
    人生里第一次,不再需要去操心。
    真怀念那种忐忑又期待的心情。

    九月,新的工作,
    希望这一次可以做得长久一点。
    博客也希望写得长久一点吧。
    就是这样。

       
      闲话